当前位置:首页 >> 装修施工

天苍黄第二十四章青楼风波中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19 来源:装修施工 点击:0

天苍黄 第二十四章 青楼风波(中)

薛公子此言一出,其他人倒没什么,小王爷啊的一声,返身坐起,抱着琵琶的青青姑娘也禁不住站起来,两眼放光的瞧着柳寒,不但她如此,陪着几个公子的美女无不齐齐惊讶,美目一下全落在柳寒身上。FQxS.

柳寒有些纳闷,自从三篇出世,他也参加过几次诗会,可再没写诗词了,这对他的名望有些影响,可没想到,居然还是有这么大名头。

“你就是柳公子,哦,不,柳先生,”小王爷连忙整理下衣裳,冲着柳寒抱拳:“失礼,失礼,小王失礼,请先生见谅!”

可更让他奇怪的是这醉汉自称小王,这藩王不是都就国了吗?这家伙怎么还在这里?

“柳兄,这位是赵王千岁的二公子。”秋戈说着给他使个眼色,柳寒拱手施礼:“草民见过王爷。”

“得了,得了,今日聚会不论门第,”边上一位穿着皂色长袍的公子有些不耐,打断了小赵王爷的礼贤下士,扭头对柳寒说:“柳兄,那是你的位置,别说什么啊,谁让你来晚了。”

柳寒看了眼,那位置就在最尾,靠近门边,不过看得出来,倒不是有意这样摆的,显然上次柳寒发火给他们留下深刻印象,这才特意解释了下,柳寒闻言笑了下便过去。

青青抱起琵琶冲柳寒深施一礼:“柳大家见谅,昨日院中乐师谱了这《春江花月夜》,也不知能不能入大家之耳,还大家品鉴。”

柳寒背心一阵阵发凉,这就成大家了!

大家在这个时代可是极为崇高的称呼,得到天下公认的开创一代潮流的人物,就如那个什么歌神韩大家似的,天下人皆称许为一个领域开创者,他不过写了四首诗词一篇赋就成大家了!

柳寒脸蛋微微发红,有些惶恐的起身:“姑娘言过了。”

说到这里,他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正匆忙想辙,青青嫣然一笑,躬身道:“先生不知,这帝都青楼,莫不盼着先生驾临,不成想青青有此幸运,多谢先生!”

柳寒一头雾水,直觉告诉他这里有些蹊跷,可这蹊跷在那呢?他不由自主的看了秋戈一眼,秋戈端着酒壶如牛长饮,还是那小赵王爷瞧出来了。

“哈哈,”小赵王爷笑道:“柳兄就坐下听曲吧,青青姑娘说得不错,这满帝都的青楼都盼着你来,知道为什么吗?春江花月夜,下元,这帝都各家青楼都谱了曲,就等你来品鉴了。”

柳寒这下明白了,这也是一种竞争,这个时代没有专业作词者,有了好的诗词,各家青楼立刻请人或用自己的乐师谱成曲子,姑娘再唱出来,可这就有了一个问题,谁做得好?或者说谁作的更得到原词作者的认同。

春江花月夜和水调歌头。下元,红遍帝都,很显然还要红遍天下,帝都青楼谁不想让自己谱的曲成为最好的,这对青楼的品牌和姑娘的身价有巨大意义,所以,这段时间,帝都青楼都盼着柳寒光临,请他听听她们的曲子,就算谱得不好,可只要伺候好了,柳寒也不好意思说不好。

青青显然很兴奋,这对她而言是个重要机会,青楼女的竞争非常激烈,没有特别才华,一个红姑娘一般也就红上四五年,稍长点的可以有七八年,少有超过十年的。所以,每个青楼女都极力抓住每个机会,争取红的时间长点。

“哟,柳大家驾临,奴家迎候来迟,还请大家原谅则个。”

柳寒还没说什么,就听见院子里传来笑声,他赶紧扭头看,却是个妈妈带着两个小丫头匆匆进来,见到柳寒便作了万福,柳寒微微还礼,妈妈笑盈盈的进门。

“我说妈妈,柳兄我可给你请来了,能不能让他留下,那就看你的本事了。”秋戈笑呵呵的说道,就这一会,一壶凉州烧刀子已经进肚了。

“多谢秋公子!”妈妈又冲秋戈作了个福,柳寒似笑非笑的盯着秋戈,秋戈连忙端起《杏花春》,丢给柳寒一个求饶的眼色,好像就是迫不得已才出卖他似的。

“柳大家是第一次上我们院来,不知道大家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奴家好给柳大家安排。”妈妈含笑问道,柳寒这类才子在青楼还是很受欢迎的,不说才子的名望,就凭他们的诗词,一首好的诗词可以让青楼女红上一年。

妈妈的年龄并不大,柳寒猜测应该还不到三十,不过在青楼这一行里,已经算大的了。fqxs.柳寒含笑答道:“就有劳妈妈安排。”

柳寒的意思很明显,你随便安排一位便行了,小赵王爷却笑呵呵的叫道:“我说妈妈,柳兄可是第一次上你这来,听说你这不是有几个清官人要登台吗,不如叫来让柳兄品鉴一下!”

小赵王爷说着不怀好意的眨巴下眼神,秋戈随即跟上,举着酒杯起哄:“对,对,妈妈,我可听说了,素烟姑娘也要登台了,不如叫素烟姑娘出来陪陪柳兄!大家说是不是!”

“素烟姑娘一人哪行,再叫上燕轻姑娘,听说燕轻姑娘是韩大家亲手调教的,歌喉婉转,可令百鸟起舞,妈妈,请出来让我们见识下。”薛家二公子也叫道。

所有青楼每过段时间便会推出几个新人,这些新人无不是青楼精心调教过,或擅歌,或擅舞,或擅琴,都有一手绝活,就说这院的青青姑娘,就弹得一手好琵琶。

这些精心调教的姑娘登台便等于宣告,这姑娘可以出价接客了,所以,每个姑娘在登台前,青楼都要造势,目的也就是登台后,有一笔好收入。

可青楼也有规矩,在姑娘正式登台前是不许接客也不许陪客,所以,小赵王爷和薛二公子实际是在难为妈妈,可能是在故意调侃妈妈。

果然妈妈露出为难之色,柳寒轻轻一笑,为她解围:“妈妈不必为难,就按院子里的规矩办,什么大家,我可不敢当,柳某不过一商人,岂敢当大家之称,要说大家,我倒是见过几个,凉州的无明道兄,在坐的公子都比我强,只是他们不像我这样爱显摆罢了。”

“瞧柳先生说的,”妈妈很高兴含笑说道:“既然这样,我给柳先生安排,保证不让柳先生失望。”

柳寒嘻嘻一笑:“多谢妈妈。”

薛家二公子冲柳寒眨巴下眼睛,露出惋惜之色,柳寒忽然想起个问题,这帝都达官贵人挺多,可好像飞扬跋扈的挺少,大家都还挺守规矩,按理这青楼妓院多是争风吃醋,可无论在凉州还是长安,亦或这帝都,好像都没这样的。

妈妈自去安排去了,青青抱着琵琶拨动几根琴弦,也没立刻弹奏,美目不断朝柳寒这边看,好像在等待什么。

“小赵王爷,”柳寒终于忍不住心中的疑惑,先冲小赵王爷拱手致歉:“我听说皇上下诏,让藩王就国,王爷滞留帝都,不怕皇上见怪吗?”

小赵王爷呵呵大笑,秋戈薛二公子几人也乐了,柳寒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他们在乐什么,秋戈收敛笑容正要开口,小赵王爷却抢先说道:“这几个家伙叫我王爷,不过拿我取乐,我可不是什么王爷,现在不是,将来也不是,我父亲的王位要传给我哥哥,我吗,最多也就是能封一侯,至于藩国,那是没有的。”

柳寒这才恍然醒悟,老黄给他介绍过大晋的爵位,宗室所封的爵位有王、公、侯、伯、子、男五等,王一般就封给皇帝的儿子,这一代过后到孙子辈,只有特别受宠才会封公,其他都是封侯;王的爵位一般传给嫡长子,但到嫡长子便要削去一等,也就是说,小赵王爷的哥哥将继承他父亲的爵位,但要削去一等,那就是赵公,再下一辈便再削去一等成了赵侯,如此,五代之后,就成了平民,削爵的同时,所封藩国也要缩小,否则几百年的大晋,这天下的土地还不够封给宗室的。

“所以,他就乐得留在帝都,每天喝酒作乐。”秋戈补充道,柳寒闻言也是一笑,小赵王爷也是自嘲,侯爵也是有侯国的,不过,柳寒估计,他那侯国还没封下来,侯国也要留在赵国境内。

在武帝时,大晋颁布了类似推恩令这样的法令,王爷的儿子所封侯国就在王国之内,但武帝也不知怎么想的,他又颁布了法令,王爷的儿子由王爷为他们申报爵位,什么时候申报,由王爷决定,所以,一般王爷都会比较晚申报,如果,他的儿子得到皇帝赏识,或者立下战功,那么就可以独立获得封国,这封国就不在王国范围内。

只是看小赵王爷那样,估计是不可能获得什么军功的,大晋对宗室子弟的军功考量要比普通人家的严格得多,不严格不行啊,皇帝没那么多土地封给宗室。

秋戈调侃小赵王爷,小赵王爷不生气,仰身躺在美人的膝上,漫声吟道:“醉卧美人膝,乃世间一大美事,吾已如此,夫复何求!快哉!快哉!”

薛二公子鼓掌大笑:“好一个醉卧美人膝!”

柳寒也笑嘻嘻的看着俩人,不过有秋戈的前车之鉴,他可不敢小瞧这些二代们,实际上,大晋皇帝为宗室定下这些规矩非常利害,逼四个租借点通借通还。得宗室子弟必须奋发向上,特别是那些没有希望继承爵位的子弟,否则要不了多久,他们的子孙便成为平民,甚至比平民还不如。

“青青姑娘,今儿有什么好曲?”刚才给柳寒指点位置的公子笑着问道,青青抱着琵琶欠身答道:“牵公子,这几日妈妈着人将柳大家的两首新词谱了曲。”

“那你弹一曲。”牵公子笑道,柳寒认识这牵公子,上次角门事件时,他便在场,不过这人呢,柳寒不熟,只知道他出身冀州士族牵家,不过,看他的样子,牵家好像比不上秋家。

青青略微沉凝,偷偷的看了看柳寒,柳寒冲她微微一笑,青青心情稍稍稳定,这才轻拨琴弦,琴弦声动,小赵王爷秋戈和薛二公子立刻停了说笑,注意力全被吸引到这琵琶声中。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昔是何年,.”

柳寒面不改色,这首歌大概是他为数不多熟悉的歌,前世他挺喜欢歌后王菲的歌,王菲就唱过这首歌,在ktv中,他也唱过,那旋律他还记得。

可这青青弹出的旋律与他的记忆不同,更加轻柔,配以表情,更添了几分神秘,让他也不好判断,究竟是那个版本好。

柳寒感到麻烦了,不但这首词,待会再来《春江花月夜》让他品鉴,那该怎么品,说些什么?他的脑袋有些疼了。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青青的目光始终停在柳寒身上,她一直小心的观察着柳寒的神情,可柳寒的神情一直很平静,看不出好坏,这让她有些不安,于是她的眼神更加迷离,声音更加轻柔,笑容更加妩媚。

柳寒倒没觉着什么,他一直在心里轻轻哼着王菲版本的明月几时有,青青唱完了,他都没什么反应,可从他外表上看,似乎还沉浸在乐曲中。

“好!”小赵王爷拍着大腿叫好,秋戈也乐呵呵的鼓掌,掌声中还偷暇给了柳寒个眼色,柳寒被惊醒过来,正好看见秋戈的眼色,他微微一笑表示清楚。

柳寒目光一转,发现除了青青期盼的望着他,另外那牵家公子也偷偷的看着他,于是他心里有几分数了。

“好!”柳寒一声叫好,青青的神情顿时轻松下来,柳寒接着说:“听说当今韩大家乃音律大家,我没听过她的歌声,不过,我看青青姑娘应该不比她差了吧。”

青青满心欢喜,起身道谢:“多谢先生。”

柳寒哈哈一笑:“你先别谢我,我对音律所知不多,要论音律,别人我不知道,无聪就比我强多了,我呀,就是一粗汉,牛嚼牡丹,假装斯文。”

众人愣了下,随即哄堂大笑,青青也掩口而笑,柳寒耸耸肩,一脸无辜,觉着自己说的是实话,这个时代的音律他根本不懂,什么宫徽羽商角,他知道的是哆瑞米。

在西域时他见过阿拉伯数字,所以,他在账本中使用了这种数字,可他从未听说过哆瑞米,所以,他不敢问也不敢说。

正笑着,院里传来环佩声,柳寒没动,可他注意到牵家公子的耳朵动了下,可就在这时,院里传来叫声,有人拦住了妈妈。

“不是说青衿姑娘有病吗,这是怎么回事?妈妈是不是有意小瞧我等!”有人怒气冲冲的说道。

“今儿不拿个说法,就别怪我等粗鲁!”有人在边上帮腔。

柳寒眉头稍皱随即又若无其事的端起酒杯,目光偷瞄下秋戈和小赵王爷,小赵王爷正和陪他的姑娘调笑,秋戈却好像听见了,微微皱起眉头,另外牵公子神情稍变,没有紧锁。

除了他们以外,柳寒还注意到,青青姑娘的神情有些慌张,也有些诧异。

院子里传来妈妈的解释,可那群人似乎根本不理会,坚持要带青衿姑娘走。

“田公子,邱公子,青衿多蒙诸位公子厚爱,可青衿今日确实身体不适,青青妹妹这里实在忙不过来,我这作姐姐的只好过来帮帮场,妈妈绝非欺蒙诸位公子,也不敢欺蒙诸位公子,请诸位公子原谅则个,待青衿那日身子好了,一定好好陪陪诸位公子。”

这声音犹若黄鹂,清脆动听,却又带有几分哀怨,让人闻之心痛,难以拒绝;柳寒怦然心动,竟然涌起一股要见见这女子的**。

“青衿姑娘,没你什么事,这妈妈狗眼看人低,今儿我得教训教训她。”话声中带着股怒气,柳寒心里忍不住怒气勃发,差点便起身出去。

可没等他动,牵公子已经起身了,这时屋里的人都听见院子里的吵闹声,纷纷起身到院子里。柳寒也跟着出来,人群中,秋戈看了他一眼,眼中略带疑惑。

柳寒心知肚明,秋戈对他起疑心了。别人不清楚,秋戈却是知道的,以他宗师的修为怎么不知道院子里的情况,知道了怎么还无动于衷,不管怎么说,妈妈是为他们俩人找的姑娘,他们俩都有义务为妈妈出头,否则打的便是他们俩的脸,落的也是他们俩的面子。

一群人来到院子里,回廊里喝茶的护卫也呼拉围过来,对方的护卫也抢进院来,双方虎视眈眈,院子里空气立时紧张起来。

柳寒四下看看,没见院子里的其他人出来,只有客人的护卫,这让他很是纳闷,这要放在长安,负责保护院子的青衣帮众立刻便会插手,迅速制止事态扩大,可这里却没有,难道这里的青楼没有江湖人保护吗?

从许远的口中了解到,帝都是有江湖****的,最大的便是漕帮,漕帮负责江南到帝都的漕运,据说有船三百六十条半,为什么有个半呢?这还得说说雄才大略的武帝,原来漕运都是由朝廷负责,可朝廷负责的漕运效率低下,浪费严重,后来改为商人来运,漕帮趁势而起,漕帮开创之主,当年江湖一代枭雄朱赤,偶遇微服私访的武帝,博得了武帝的好感,于是武帝随口说允许他有船三百六十条半,于是朱赤便扯起虎皮当大旗,成为半官方的江湖帮派。

漕帮人数众多,但势力分散,虽不可小瞧,但却不是帝都城里力量最强的帮派,帝都城里力量最强的帮派是风雨楼,风雨楼这名字怎么来,许远不知道,但风雨楼却是帝都实力最强的一个江湖门派,帮主人称惊风剑萧雨,一手七十二路惊风剑,威震天下,帮中有二百四十个可以与出生入死的兄弟。

风雨楼包揽了城西的赌场和帝都的私盐买卖,风雨楼也有自己的船,专门负责从扬州向帝都贩运私盐,朝廷实际也知道,可就是睁只眼闭只眼,据说惊风剑萧雨的修为极高,早就踏入宗师境界,已经站在大宗师的门槛。

第三大帮派则是红枪会,红枪会会众是各帮派中最多的,这红枪会最初是帝都周边的民间组织,红枪会众多来自乡间农夫,平时耕地,闲时练枪,若有匪患,会首一声令下,四方八邻齐齐来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红枪会便进城了,占据了城郊,城内的武馆货栈多是红枪会会众在打理。

除了这三大帮派外,还有几十个小帮派,这些小帮派多是依附于三大帮派生存,由于帝都内贵人众多,城内治安良好,少见杀人这样的恶性案件,帝都同样不禁江湖人之间的拼斗,但若要分生死,也必须在官府报备,官府为了不惊扰市民,还设有专门的决斗场,凡是签了生死文书的,都可以到决斗场一较高下,每次决斗,官府都会发告示,市民们都会蜂拥前去围观,热闹程度超过了上元节。

与长安不一样的是,帝都的府衙权力极大,可以随时带嫌疑人回衙盘问,而且还可以随时得到廷尉府和帝都驻军的支持,也正因为如此,帝都的治安尚好,秋戈可以不带护卫四下乱窜。

两边护卫脸对脸眼对眼,可谁也不敢轻动,对面的公子哥显然人少,只有五个人,为首的穿着件绣花锦袍便服,神情倨傲,满不在乎的看着出来的众人,妈妈则缩在边上,委委屈屈的解释着。

妈妈的边上站着一白一绿两个丽人,柳寒的目光刚落在那绿衣丽人身上,脑子顿时轰的一声炸开了,这女人太美了,一时之间,柳寒居然找不出恰当的词来形容她。

沉鱼落雁,羞花闭月,不足以形容其美。

他忽然想起一首歌,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如果说以前他不知道什么叫倾城之美倾国之美,看到这绿衣女,他算明白,难怪自古有红颜祸水之说,难怪貂蝉能让吕布叛董卓,西施能让夫差亡国,玉环能让君王从此不早朝。

貂蝉,西施,玉环,柳寒没见过,可他相信,这绿衣女一定能让君王不早朝,也一定能让君王亡国。

“她是我的了!”柳寒当时便下决心,一定要把这女人收入房中,置于膝上,细细把弄。

...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小孩肚子涨拉肚子怎么办
鹤岗白癜风治疗较好的医院
固原牛皮癣医院有哪些

上一篇:什么才是真正的爱情节能

下一篇:听到刘诗诗对吴奇隆的称呼节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