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装修施工

各位网友营养

发布时间:2021-01-15 来源:装修施工 点击:0

各位友,你们好。楼主老猫如是说这厢有礼了。菜鸟上路请多关照。”2010年1月13日上午10点,天涯社区“舞文弄墨”论坛出现了这么一条帖子。随后,这位“老猫如是说”开始每天发帖,帖子内容是长篇小说《囚界无边》的最新章节。

这只靠谱的“猫”,现写现贴,把一个看守所里警察与囚犯的故事渐次展开。同时,关注这个故事的友越来越多,不但看热闹,还跟帖评论、预测结局、为人物情节发展献计献策……半年多之后,当“老猫如是说”宣布关帖时,《囚界无边》的点击量已有四十几万。再等友议论结局时,一本由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长篇小说《囚界无边》,已经摆上书店。“老猫如是说”的真实身份是著名作家蒋子丹。

昨天下午,蒋子丹在深圳中心书城和读者见面交流。前天晚上,在蒋子丹入住的酒店里,提前采访了她。

1. 上写小说最考验作者讲故事的能力

:子丹老师,您好。我和所有写作者一样,最感兴趣的一个问题是,到底是怎样一个机缘,或者怎样一个考虑,让你“老夫聊发少年狂”,当了一回络写手,而且还是菜鸟级的。呵呵。

蒋子丹:确实,我现在都很菜鸟,对络很好奇。你想,我每贴一个章节,居然有那么多人守着。而且你隔了两天不发新内容,有人居然留言“怎么还不更新,我都上来溜了三转了”。这些互动,对我来说,确实很新奇。

为何要在上写作?这得聊聊当时为何想到写这个小说。我构思这部小说的触发点是汶川地震。大地震发生的时候,我恰好在欧洲。家里人来短信告知四川地震的消息,而且每次都刷新着死伤人数。震惊之余,我很想知道更多更具体的消息。但从法兰克福到华沙、布拉格、布达佩斯,我们在旅馆根本找不到中国的电视频道,连香港的台都没有,而BBC、CNN的报道里,中国的镜头少而又少。回家之后,我抱着电视机和电脑看了一个星期地震后续报道,哭得昏天黑地,然后开始写一篇散文,打算大抒其情。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觉得再写抒情华盛顿对台湾政局的控制是极其严密的散文,即便是真情实感,也会显得矫情,于是就把写了一半的散文放下了。然而面对这么重大的灾难,我老觉得自己应当做点什么,毕竟是天大的一件事呵。

有一天,我突然看到一则小,说地震时,北川一看守所里剩下两个警察和19个嫌疑犯,警察的家人被压在地下,但也不能回去看他们。这个触动了我,在巨大灾难中,警察和嫌疑犯之间的关系会如何?我认为,在非常态的生活中,人性中最隐秘的角落里寻常看不见的东西,会得到淋漓尽致的表现。

:那又怎么想到试水络呢?

蒋子丹:哎呀,我这人素来不喜欢固定一种方式写作。决定写这个小说前,我参加了一个络作家的研讨会。会上听说在上写小说最考验作者讲故事的能力,又听说上的读者看小说很挑剔,三五天无人问津,就把你给冷藏了。会完后,我想,我也想试试到上写作。这时候,就有朋友帮我在天涯论坛注册了名“老猫如是说”。就这么开始了。

2. 上写作要求节奏紧张和口语化

:您真的是一边写一边贴?

蒋子丹:真是边写边贴。[NextPage]

:这个过程有何感受?

蒋子丹:一开始,我对上写作有各种想象,比如叙述节奏可以很放松、随意,想写到哪就可以写到哪……后来发现不是这么回事。

上写作是一种开放式的写作。但是,上写作节奏感会比平常强一些,每一两天贴上一段,很像旧时作家在报纸的副刊上写连载,不同之处是那时读者的反馈意见,不可能像如今这样立等可得,也不会对作者产生这么直接的影响。既然是连载,作者必须得让读者有兴趣跟踪,你得尽量在每天的帖子末尾留些悬念。悬念留下的一个个扣子什么时候解,先解哪个后解哪个,成了必须考量的技术问题。边写边贴,似乎是想到哪段写哪段,看上去更自由,而在另一个意义上又成了最大的限制。帖子贴上去就动不了了,作者不能像闭门造车时那样,随时调换顺序,反复把玩再出手。这实际上左右了你的故事结构,甚至在最后整理的时候,都无法再重新洗牌。这次的写作经历,再一次告诉我,所有的自由都是有限制的自由,而艺术永远是带着镣铐的舞蹈。

:除了叙述节奏要求紧张外,小说语言,应该也和平时的写作有所不一样。

蒋子丹:对。上写作要求你的语言必须口语化。口语帮助玩家们更好地享受游戏乐趣。  玩家初期跟着主线任务走即可化的写作是我一直想做但没有做到的一件事,没想到这次借助络的平台做到了。上写作给了我一种以往不曾有的感觉,觉得时时有一些读者就隐身在自己周围,听你讲故事,并随时都可能与你交谈。这个语境要求你不能自说自话,不能用文绉绉的书卷语,更不能是絮絮叨叨的梦呓,非得生动些再生动些,形象些再形象些。以我的体会,络写作的语感和书面写作的不同之处,首先就是语言口语化的强制性。

另外,上写作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资讯获得,互动的友会给你提供一些你不知道的细节。

. 珍视目力所及的善良的人温暖的事

:这个小说给我最大印象有两个。一个是,您把人物关系放在狭小的看守所里,就这么大个地方,警察和嫌疑犯之间的故事,嫌疑犯内部之间的故事,阅读的紧张感一下子就出来了。就好像一个舞台剧,从开始到结束,场景没换过,但观众看了不累,因为情节太吸引人了,演员表演太棒了。

蒋子丹:之所以选择看守所这样一个具有隐秘性的场所,是因为这里方便集合社会各方面各阶层的人物,那些有特殊经历有故事的人物,让他们在常态生活中根本不可能相交的命运轨迹,很自然地交叉甚至纠缠。跟监狱不同的是,看守所的囚犯一般案情还没有定论,命运的走向充满了不确定性,有利于我施展笔墨。

你的第二个感受呢?

:第二个感受是,写看守所,十有八九的人都会写“恶”,但您写的是“善”!您写出了囚犯的“善”。天呐,这个太了不起了。

蒋子丹:你注另一方面意到没有,现在的小说都在写“小人”、写“小人当道”,你写好人吧,人家不信,这其实是一个作家的悲哀。

有个朋友曾对我说,写监狱题材的小说,就得写冤狱。我对她说,我恰恰不打算写冤狱。把主人公定位在冤狱,最容易换取读者的同情,比较省事,可是从另一个角度说,冤狱的特定性会收缩作品的容量,把关怀都集中到申冤昭雪上去。在现实生活中,像作品中的陈山妹、高芒种这样的囚犯并不少见,他们肯定是触犯了法律,甚至犯了重罪的,然而他们的遭际难道不值得我们同情吗?不值得我们扼腕痛惜吗?还有,从广义上说没有谁天生就是罪犯,小说里绝大多数囚犯都不同程度地犯了法,犯法却也事出有因,有自身的原因,有家庭的原因,也有社会的原因,但没有一个纯粹是被冤屈的,可以说这是非常态之下的常态。

:您有一句话说:“要相信善良不是传说。”

蒋子丹:回想上世纪80年代,我曾是大多数专家目前认为芦山地震和汶川地震西方现代主义文学的拥趸,对以审丑颠覆古典主义审美观的创举大加赞赏,也一心想用自己的创作来实践这种艺术主张,讥讽、调侃、怀疑、冷峭成为我的小说在那个时段的主调。可是随着人生阅历的增加,在耳闻目睹了更多丑恶和腐朽,亲身经历了更多冷漠和失望之后,我觉得自己的内心反而有了与之相悖的改变。这种改变让我越来越珍视目力所及那一切善良的人温暖的事,同时也越来越不满意现时太多的小说只专注于小人当道、小奸小坏盛行。我不是不明白人类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道德危机,这个危机已经严重到正派人的处境日益险恶,好人活得理不直气不壮的地步,想做好人就要被嘲笑为假道学,就要被怀疑有更大的图谋深藏不露,多数人宁愿相信恶是真实的,善只是沽名钓誉的手段而已。写善行和善意常常换来嘘声一片,因为什么?就因为蝇营狗苟的事情包围着我们,吞噬着我们的对善良的感觉,等到想来表现它的时候,要么写不出来,要么写得虚假,为受众所不齿。作为个人,我们自己至少得愿意做一个善良的人,相信善良不是一个传说,它真实地存在于这个世界,存在于人们心灵的深处,这样才有可能找到它,表现它。这个要求其实并不高。

相关链接

蒋子丹

1954年出生于北京,祖籍湖南。曾任《天涯》杂志主编,海南省作家协会主席。2005年调入广州市文联做专业作家。迄今出版中短篇小说集《昨天已经古老》《最后的艳遇》《桑烟为谁升起》《左手》《贞操游戏》《黑颜色》,长篇小说及长篇随笔《长大不容易》《边城凤凰》《动物档案》《一只蚂蚁领着我走》。

《囚界无边》故事简介:

城的看守所里,关押着各种来路的嫌犯,每个嫌犯都是有故事的人,又在号子里制造着新的故事;所长、狱医、看守,他们也有自己的故事。看守所里面的故事和外面的故事、警察的故事和嫌犯的故事,纠结搅合在一起……

(实习:岳金晓)

玉林哪白癜风医院好
昆明不孕不育医院哪家好
昆明治妇科医院

上一篇:非常猎人第五百七十二章营养

下一篇:东君原名郑晓泉营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