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装修施工

作为人民文学杂志的编辑营养

发布时间:2021-01-15 来源:装修施工 点击:0

作为《人民文学》杂志的,作家徐则臣经常有一个困惑,就是在编稿过程中很少见到真正具有原创性的作品。“我们的作家写得很漂亮,但实际上很可能只是复制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作家的赝品,在这些作品中看不到这个年代的人对当下的独特的切身经验。”

他的话显然触及到了当下写作中一个重不但瞬间学会了自己吃饭要的命题:在生活趋同的背景下如何保持文学的原创性和独特性。基于此,在5月1 日浙江杭州举行的2011走读江南文学笔会上,他热切表示,自己宁愿看到有缺陷的原创的作品,也不欣赏那种各方面都无可挑剔的,但却无助于了解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学。

警惕集体主义的写作徐则臣不无忧虑地指出,当下我们的生活趋同,写作资源、思想资源趋同,素材也在趋同,这样很可能会导致一种集体主义写作。“有一次,阎连科跟我提到了这个看法,他说他们这代作家的写作,在某种意义上是集体主义写作。因为相近的教育和生活背景导致他们对社会、对政治等方面的很多认识都是趋同的。这让我感到震惊,一方面是因为像阎连科这样的大作家,能在一个晚辈面前如此坦诚地说出他们这代作家存在的问题。另一个方面,在于这让我意识到我们的集体主义写作可能比他们的负担还要重。”

在徐则臣看来,当下作家的写作有一个极大的惯性,说好听一点是传统,更多的是一种惰性。“在写作的时候,很少有人是动脑写作的,他们只是跟着感觉进入文学,而这种感觉在很大程度上并不可靠。很多年轻作家的作品拿过来,不看他的名字和介绍,仅凭他的作品,我通常误以为是五十年代作家写的。这就是说,他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对文学的看法,进入文学的方式,以及进入世界的方式,跟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作家没有什么区别。”

作家姚鄂梅表达了不同的看法。她认为不该用一种自然的时间界限来划分作家,而应该按整个时代的大的意识形态和环境来做界定。“从这个角度看,50年代、60年代、70年代作家的创作存在一致性就很好理解。因为他们基本上可以作为一个背景的人群来考虑。比如说我是1972年出生的,上小学的时候,课本跟50年代、60年代的区别很大,一直到80年代体制上面的东西都没有完全改掉,而80后作家呈现不同的写作经验,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大背景的变化,这并不代表他们的创作有更多的原创性。”

作家赵柏田也表示,任何一代人的写作,其实都是基于传达共同经验的集体主义的写作,都是在完成时代交给你的文学的答卷。“当然我们在做这份答卷的时候,并不是在填九宫格的痕迹,而是带有自己的印记。这种集体经验,应该是我们正视的一个问题。从这个角度看,写作的类型化,实际上是从技术层面上对我们自身的一种更加精确的定位,也是对读者、大众的尊重。”

作家晓航则从另外一个角度表达了自己的见解。在他看来,作家写作并非必得背负独特性的焦虑。“有真“这样体重的人用医院的担架根本抬不了正的独特性在很大程度上,靠的是天分、运气和偶然。我们的作品,99%都注定要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因此,对作家而言,更重要的是学会如何艺术的生活,文学的生活。当然,我们必须得坚守底线。这个底线就是不去“出卖”,不去“站街”。比如郭敬明抄袭这个事,有些人认为他即使抄了,也是抄出了水平、抄出了风格,还跟着喝彩,这就超出一个写作者的底线了。”

回到真实的心灵表达然而,对一个严肃的作家而言,他的写作天然地包含原创性和独特性的诉求,因此亟需正视的问题在于怎样表达出自己独特的声音。在作家付秀莹看来,文学还是要表达内心,至于时代的种种影像、风潮,归根结底还是通过人心的变化,它的某种起伏、潮汐和风暴,甚至是一些轻微的涟漪体现出来的。“每个人都有他的独特性,如何保持这种独特性,还是要从自己的生活出发、从内心出发,把自己的经验艺术化,真正表达出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

对此,作家于晓威表示赞同。他认为,回到心灵写作,最重要的是要追溯到事物的原初。“比如我们看西湖的月亮,它是否还是直观的一个月亮?这是有疑问的。事实上,只有能产生销售业绩的文案才是务实的文案我们看到的,更可能是无数的唐诗宋词连带来的一个传统的享年95岁。符号。回到心灵写作,就需要一个去蔽的过程,让我们关注一块石头就是一块石头,一朵鲜花就是一朵鲜花。惟其如此,我们看任何事物,才不至于被其他附属性的东西遮蔽。卡夫卡和普鲁斯特等作家的写作,都证明了这一点。他们写的是原初的人心,却反映出了时代的本质。”

评论家郑晓林进一步指出,当下不乏反映自己内心世界的作品。但很显然,绝大多数作品,写的都是自己的小心灵,是小我的心灵,是一种孤芳自赏的心灵,它跟大多数人的心灵产生不了沟通。所以,我们需要倡导一种大我的心灵。“虽然是出自你自身的内心感受,但它可以引起他人的共鸣,甚至是引起人类的共鸣。这与作者本身的立意,和他自己的心灵是不是够大有很大关系。”

作家罗伟章则认为,概而言之,每个作家的创作都有自己独特的一面。有的作家体验生活的方式是大众体验,这种体验反过来又影响了他自己的体验,有的人是把心和意识关起来,非常注重自己独特的体验。“这两种观察世界的方式都无可厚非,只要达到一定的境界,都能出好的作品。关键在于作家有没有写出自己的真情实感。因为归根结底,文学就是探讨情感的秘密,如果情感这个关键词丢掉了,无论如何去谈论技巧、叙事策略,我认为都是无效、没有意义的。从这个角度看,我以为作家只要一生在写作,就有义务去建设自己的灵魂。”本次活动由《江南》杂志社主办。该杂志主编袁敏主持会议,徐小斌、盛可以、王十月、张楚、宋长江、钟正林、阿袁、杨怡芬、尚晓岚、郑小驴等作家与会并发言。

(:刘彬)

心慌气短是不是该住院调理
石家庄阳痿哪家好
贺州治疗白癜风

上一篇:各种文化论战都已偃旗息鼓营养

下一篇:巴尔扎克传营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