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装修施工

顾道长生第四百三十六章南洞庭营养

发布时间:2021-01-15 来源:装修施工 点击:1

顾道长生 第四百三十六章 南洞庭

沅江市,东南五公里。

这里有一大片湖泊,湘、资、沅、澧四水汇流注入,其属于洞庭湖水系,由于位置偏南,故称南洞庭。

此处是典型的湿地特征,水浸皆湖,水落为洲,境内河汊纵横,小岛密布,广阔的湖面上散布着数百个湖洲和湖岛。

正是黄昏时分,斜阳残照,波光潋滟,水面泛着金痕远远荡开,惊起了两只野鸭。野鸭扑棱棱的扇动翅膀,还没等飞走,就被一条突然窜出的大鱼吃掉。

哗啦!

大鱼落回水中,风平浪静,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倘若不知情的人来此,必以为是风景秀美的好地方。

“堇堇,你等等我!”

一声娇呼打破了寂静,湖面上突然出现了两道身影,瘦瘦高高,一个在前一个在后,速度飞快如履平地。

“不等不等,我自己出来多好玩,非得带你这个累赘!”

小堇巴拉巴拉的往前跑,龙秋也不生气,笑道:“我很开心呀,这是我们第一次结伴出门。”

“呵呵,你成天开心!”

她撇撇嘴,脚步不停,但慢慢的也被追上。

话说俩人出来一个月了,除了收集六一泥的配方,还要找寻炉身材料。到南洞庭来,便是寻找其中的一样东西。

她们跃过宽阔的大湖,很快到了西南角的一座沙洲上。这沙洲呈弯月形,半抱着湖水,对面也有一座相似的洲岛,二者距离较近,隔断大湖,围出了一块圆形深塘。

“二岛相抱,位在西南,水成圆环,洲有高树,玉简说的就是这里。”

小堇仔细辨认,确定无误。

龙秋也瞧了瞧,道:“那东西平时都在水里,我们怎么找啊?把水搬空么?”

“那多没劲啊,当然下去找了。”

她收好玉简,道:“我下去,你在岸上等着。”

“我也要去!”

“哎呀,你得留着接应。”

“我不,你就想自己在下面玩!”

“啧!”

小堇郁闷,这孩子越来越精了,只得道:“那好吧,一起。”

说罢,她们就像两条美人鱼似的,扑通扑通同时入水,周身灵气笼罩,水气丝毫不沾。

湖底颇为浑浊,到处都是长长的水草,这一簇那一簇的随波浮动,好像鬼怪的头发。另有许多不知名的鱼虾蟹游来游去,偶尔掠过一片阴影,却是一只草食性的大龟。

“哇,这螃蟹好大,可以当晚餐了。”

小堇随手抓住一只倒霉的螃蟹,鼓弄了两下蟹钳,收进储物袋,跟着又劲劲的去捉鱼。

“你别玩了,正事要紧!”

龙秋扒拉着她的胳膊,一脸无奈的用神识传讯。

“正事要紧,吃饭也要紧,别吵别吵!”

小堇挣开对方,又奔着一丛水草游去,拨开柔密的草叶,顿时欢喜它预计于今年夏末之前从储存容器中取出核燃料。,里面居然有虾在产卵,虾籽可是好东西啊!

她乐颠颠的去取,忽然脸色一变,浑身像被人拉拽似的,猛地向下沉去。

“唔唔……”

她胡乱挥舞着手臂,瞪大眼睛,肌肉扭曲,做惊恐万分状。

“堇堇!”

龙秋眼瞅着她被拽进水草,吓得要死,直接召出青萍剑,青光一闪,轰!

得咧,半个湖底都被劈开了。

“卧槽!你谋杀亲夫啊!”

小堇顶着绿莹莹的草叶,嗖地冒出头,冲她大吼。

“你!”

龙秋见丫提着一只水怪,屁事没有,立马反应过来,戏精啊戏精啊!

妹子不禁有点生气,理都不理,自己游了上去。

“呃……”

小堇一咧嘴,也灰溜溜的跟上。

哗啦!小秋回到沙洲,一言不发,那货各种哄骗:“哎呀,刚才逗你呢,我不是故意的。”

“你别生气了,我错了好不好?”

“……”

龙秋只是不理,小堇转了转眼珠,道:“好了,我保证以后不闹了,来来来!”

她强行拉过对方,转移话题道:“你看,这就是水猴子了,没见过吧?”

“呀!”

龙秋瞄了一眼,瞬间被吸引注意力。

水猴子在各地都有传说,但存在与否,始终不确定。现在环境变化,倒把这种有民间基础的鬼怪弄了出来。

这东西有二尺高,体型瘦弱,好像几岁大的孩童一般。面目似人似猿,身上有臭味,并沾满粘液。

手脚如人,不过特别修长,皆有三趾。披着散乱的头发,额头中央有一个圆盘状的凹陷。特殊的是背部,居然驮着一件龟甲。

它蜷缩在地,瑟瑟发抖,看向俩人的目光充满灵专家:企业招聘还是看能力性。

“……”

小堇围着转了两圈,道:“要不是太丑,我还真想养几只。玉简说取指骨一截,替代水妖鳞甲,嗯,就是手指头。”

龙秋瞧了瞧那手指,有三根,左右较短,中间较长,问:“我们取那截?”

“这都不懂?来,我教你!”

那货指点江山的德行,道:“子曰,三短一长选最长,三长一短选最长,准保没错。”

龙秋听着很别扭,问:“为什么都选长的?”

“短的不好用啊!”

小堇说着就握住春节、元旦等过节费1千多中指,用力一掰。

“喔喔!”

水猴子疼得乱叫,显得愈发可怜。

“别特么在这装鹌鹑,你好吸人血,以为我不知道?”

AP 嘎嘣!

她又掰断另一截指骨,封住对方呼吸四肢,一脚踢了回去。不多时,尸体就漂了上来,引得一群食腐鱼围着打转。

“好了,走吧!”

说来也奇怪,如果龙秋自己出来,要担当有担当,要智慧有智慧,可跟别人出来,就不自觉的产生依赖性——许是被宠惯了。

二人完成任务,立即返回五公里外的沅江市。

沅江是县级市,七十多万人口,地方不小,如今空空荡荡,百姓早已撤离。

有江穿城而过,一分为二,原本河岸都有堤坝,现在水面扩张,已经淹过了堤坝,灌入街区,直逼主城。

她们随便找了家烧烤店,借用留下的碳炉,哗啦啦倒出一桌水产,乱七八糟的就开始烤。

“哥哥闭关,也不知怎么样了?”龙秋小口小口的喝着酒,非常挂念。

“甭管他,肯定没事。”小堇拿过一只螃蟹。

“姐姐走了也快一年了,消息都很少回……”

“你就是做着女儿的命,操着亲妈的心。人家一个男主角,一个女主角,光环在身,气运通天,用得着你我担心?”

她又拽过一条鱼,边啃边道:“不过四月份了,那边该种庄稼了吧?咱们划出好大一块地,救苦救难的乡镇企业家是坐实了。”

“粮食多也是好事嘛!今年气候好,不凉不热的,一定能丰收。”

“嗯?你重说一遍。”小堇手一顿。

“一定能丰收。”

“不是,前面那句。”

“不凉不热的。”龙秋不懂。

“不凉不热……”

小堇眨了眨眼,她从到沅江市就觉得不对劲,此刻终于反应过来。

“依往年的光景,湘省这边早该升温了,怎么会凉快?”

她索性放下签子,跑出门去,跃到高层建筑上望天,只见远远的地方,一片乌云密布,正慢慢往这边扩散。

“日你个姥姥的,这是要下雨啊!”

(啊!)

郑州子宫内膜炎
西宁治疗包皮过长哪家好
昆明妇科哪家医院好

上一篇:北京奥运会后营养

下一篇:在广泛征求意见认真讨论的基础上营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