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居风水

霸者何为第章借宿营养

发布时间:2021-01-15 来源:家居风水 点击:0

霸者何为 第1001章 借宿

第1001章借宿

一个个面色沉重,与那些抬着凶兽尸体的人截然不同,简单考虑一下,林玄仲便想到布下盖着的可能是尸体。

再根据那些人的装束看应该都是猎户,而且全是二、三阶的普通武修,四阶武修很少见。要是没有猜错的话,那些猎户应该是生活在镇子里的村民,他们正是以打猎为生。那些满载而归的队伍欢声笑语,那些一无所获反而折损人手的队伍唉声叹气。

观察一段时间后,林玄仲心里只剩下有关生活不易的感慨,不过生在这样的年代,又有多少人能过的快活。继续往前走,路边的住户越来越少。如果不能找个地方借宿,那只能趁早回头找个客栈把马卖掉。

晚风轻轻吹着,天气不再炎热,放慢速度后,林玄仲明显感觉身体轻松不少,但还是赶紧找个地方疗伤要紧。

往前方一看,一口井前,一个瘦弱的身影吸引了林玄仲的注意,只见一个七八岁大的孩童正在忙着打水。可能身子骨弱,一副吃力的样子,在林玄仲想着要不要下马帮他一把时,那个男童凭着毅力把满满一桶水拉了上来,那副情景让走到近处的林玄仲有些尴尬。

“你叫什么名字?”还好以前有和星宇相处的经历,林玄仲还能试着与那男童搭话。

“大人,您在问我?”放下手中的水桶,男童有些紧张地看着林玄仲。

“你不用怕,我没有恶意。不知你家在何处?我想借宿一晚,”昏暗的天色下,林玄仲勉强保持着几分笑容,但那样子看起来并不和善,而且说话的方式有些问题。

“大人,我家在那湿地不能开发。于是,”朝着不远处的两间小屋一指,男童一脸害怕,连名字都忘记和林玄仲说。

“你家里人多吗?”看了一眼那两间用泥土垒起的屋子,林玄仲有些尴尬地想着要是小童家里人多,那就回去把马卖掉住店。

“只有爷爷和我,”小童可怜兮兮地回答一声。

“你爹娘呢?”出于好奇,林玄仲又追问一句。

“我爹死了,我娘跟人跑了,”说着小童脸上浮现一抹悲伤之色,让人心疼。

“你带我去你家,我想借宿一晚,”没想到小童的身世如此可怜,牵着马,走到小童旁边,林玄仲的心情有些压抑。

“大人,你跟我来,”见林玄仲说要借宿,小童慌忙点头,然后弯下身子把水桶拎起,带着林玄仲往那两间屋子走去。一桶水对小童来说似乎很重,小童那步履蹒跚的样子让林玄仲忍不住想搭把手。

“你叫什么名字?”帮忙之前,林玄仲又把之前问过的问题再问一遍。

“我叫小西,”尽管林玄仲的语气非常温和,小童还是很紧张,声音有些发颤。

“小西,我来帮你拎水,”慢慢把手伸过去,林玄仲是真想让小西轻松一些。

“谢谢大人,”另一边,小西很是礼貌地道声谢后,随即一脸艰难地把水桶递给林玄仲,还顺便打量林玄仲一眼。

尽管有伤在身,接过水桶,林玄仲没感到有任何负担,只是觉得小西的气力太小,“小西,你不能分两次来吗?”

“我已经来过一次,但我家的水缸要来两次才能打满水。”

“爷爷,来客人了,”说着、说着,两人走到那两间房中国也一样。反日情绪在东亚和东南亚普遍存在。”屋门口,还没进去,小西就朝里面喊了一声。

“客人,”屋里传来一声惊疑,紧接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从里面走了出来,一副挺拔的身躯,看起来年纪虽大,但身体还算健朗,而且精神不错,与林玄仲方才想象的佝偻身影大为不同。

“不知大人是?”白发老者打量林玄仲两眼,眼中流露出几分疑惑,但一点都不紧张。

“老丈,我身无分文想在您老家里借宿一宿,不知是否方便?”已经走到人家门口,林玄仲只能把来此的目的说出来。

“大人借宿,老朽自然欢迎,只是居室简陋,只怕大人嫌弃老朽招待不周,”林玄仲那不愠不火的语气在那老者看来极其友善,老者直接把林玄仲当成是客人看。

“无妨,只要能有个落脚的地方即可,”笑一笑,林玄仲很高兴对方并没拒绝。

“那好,大人快请进,”客气地招呼林玄仲一声后,老者又看向旁边的小童,“小西,你来招呼大人,我去把大人的马拴好。”

没想到林玄仲的气质如此平和,交代小童一声后,老者一脸热情地走过去帮林玄仲牵马。

把缰绳递给老者后,林玄仲看着对方走到房屋前的几棵树旁,把马拴在了其中的一棵树上。把马拴在那里显然不是明智的选择,夜里有可能被人偷走,但转念一想根本没有别的选择,林玄仲又直接转身往屋内走去。

进屋之后,眼前一片昏暗,桌子上的一盏油灯光线太差,根本无法照亮整间屋子。简单打量一下,林玄仲注意到屋内有一张不知用什么东西做成的床,还有一张小破桌子以及两条长凳。可以说整间屋子里除了一些生活必需品外,找不到别的东西,比其以前住过的军帐还要简陋。

在对眼前的景象一阵感慨后,再一看,这间屋子还连接着旁侧的厨房,厨房里堆满着柴火,但却找不到吃的东西在哪,寥寥几样东西。

四处打量一下后,林玄仲实在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这两间房屋有多简陋。总之,这可能是林玄仲有史以来见过最差的住所。

“大人请坐,老朽这就把刚做好的晚饭端过来,”在林玄仲想着爷孙两人的日子过得究竟有多苦时,拴好驽马的老者回到屋里,招呼林玄仲一声后直接往厨房走去。

听到老者掀锅盖的声音,但不知时间不会因为你的匆匆而放慢脚步老者在拾弄什么,走到桌子前坐下后,对于接下来要吃的东西,林玄仲没什么念想。身上的伤势已经拖了很长时间,林玄仲只想赶快疗伤。

没多久,老者把两碗看不出是什么东西做的菜端到桌子上,然后又端上来一大盆糙米饭。那糙米饭林玄仲倒是很熟悉,军队里的常见食物,因为糙米饭是除了凶兽肉外对武修最有益的常见食物。

“大人,老朽家中实在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还请大人将就着填饱肚子,”老者还是那样的客气,一口一个大人喊着。

“哪里?能得老丈留宿,在下不胜感激,“摇摇头,林玄仲是发自内心的向对方表示感激。

“对了,我叫林风,还未请教老丈贵姓?”紧接着,林玄仲又想到一件重要事情。

“免贵,老朽姓黄,名十三,大人若不嫌弃,喊我一声黄老即可,”老者笑笑越看越不觉得林玄仲是个坏人。

“黄老不必喊我大人,直呼我名讳林风即可。”

“大人言重,老朽怎敢如此失礼。”

“黄老,我们先吃饭吧,”黄老的反应有些激动,而那语气中对强者的敬畏之意让林玄仲望而却步,不想勉强对方。再看旁边坐着的小西一脸眼馋却又不敢动筷子,林玄仲赶紧招呼一声。

“大人先请!”黄老把一副破旧但却干净的碗筷放在林玄仲面前,然后让林玄仲先品尝。

“黄老,好手艺,”吃不出那两盘菜是什么东西做的,但吃起来味道的确不错。

“大人过奖,老朽没什么大本事,但这烧菜做饭的经验倒是有一些,”黄老一脸谦虚地笑笑,对林玄仲的称赞很是满意。

于是,接着讨论饭菜的话题,两人聊了起来,先聊爷孙两人的生活状况,然后又聊了这一片区域的情况。里里外外,结合当下的形势,黄老把小镇上所有居民的生活状况说个明白。

有些情况与林玄仲自己的所见所学校开展相关方面的专项教育迫在眉睫。闻极其相符,但还有些情况是无法通过表面观察得知。

黄老的一番说词让林玄仲感触颇深,不管是什么年代,果然都有着强弱之别。一些人出身于王公贵族,生而不凡,一生享尽荣华富贵。一些人出身于平民之家,生而普通,劳苦一生。

“可怜我这孙儿,才八岁大就没了爹娘,以后等我走了,真不知道这小家伙怎么办!”再次说到家事,黄老的语气略显感伤,但脸上的神情却给人一种豁达之感,没有林玄仲想象的那样令人同情。

另一边,小西像是不懂事般只顾着吃东西,但事实上并非如此。从那一盆几乎没动的糙米饭可以看出小西就像是怕食物不够吃般,一直都在等其与黄老先吃饱饭,其实他自己并没吃多少东西。

“黄老身体安康,不愁将小西抚养长大,不用担心,”没想到小西如此懂事,林玄仲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能尽量安慰一下。

福州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硝苯地平控释片的功效和副作用
西宁治男科哪家医院好

上一篇:非常猎人第五百九十五章塞巴斯蒂安的招数营养

下一篇:以敦煌文化为历史背景的长篇小说敦煌遗书营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