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装知识

木纹当鸡鸣成为一种历史

发布时间:2020-09-26 来源:家装知识 点击:0

当鸡鸣成为一种历史

小时分,家境比拟贫寒,每天起床都是靠家中仅有的一只大红公鸡。那时村头村尾,每逢天空破晓,总是齐刷刷的一片鸡鸣声。  10岁时,父母把我送往城里去上学,每天早晨听到的永远只是“懒猪!起床!”的闹铃声,可常被睡眼朦胧的我掏出电池,再醒之时,早已过7点,一阵匆忙之后,背上书包,还抱怨闹钟没响……  要是让我在闹钟与鸡鸣间作出选择,我宁可选择后者,现代化的声音早已褪变成了一种污染,在别致精巧的外壳下掩藏着的是世俗的浮华,它是人为的一种藻饰,并算不上真正的声音。  偶然会回乡走走,还是那条小河,旁边空阔的废墟中似乎隐隐埋藏着过去的声音。时不时,会从远处传出几声犬吠,随名望去,除了照旧高大葱郁的松林外,别无一切,松林旁边有几户人家,老式的平房,熟习的栅栏。走近一看,惊异地发现了几只公鸡,它们孤傲地昂着头颅,头顶一丛鲜红的鸡冠,弥漫着卓尔不群的高尚与华美。看到它们,我难免有些肃然起敬,但更多的是种说不出的痛。我有点懊悔来的不是时分。若是晨曦熹微之际,我定会再次听到那震慑人心的声音。伴着种种无法与失落,我分开了那个栅栏,天空中照旧装点着点点云丝,那若隐若现的云层下,似乎藏匿着一种声音,却永远地被云封锁了起来……  不知走了多久,“嗷……喔!”那是一种似曾相识的声音,我没来得及反响,赶紧回首,正是那户人家传来的,顿然间,有些欣喜若狂,那悠扬宛转,响亮质朴的声音从千里之外,从过去的某个时辰传入耳中,久久没能彻底消散。但乍一思,此刻天色大明,何来鸡鸣?不由有些黯然,倒不是败兴,总觉得我永远地分手了那种声音,我以至担忧,在未来的某个时辰,我将彻头彻尾地忘却那种声音。或许方才的应称为鸡叫,那仅是凡尘俗世间的鱼儿便欢快地在水里游起来了一种声音,它失却了真正的意义,在他人看来,那不过是一种再普通不过的嗓音而已。  鸡鸣究竟离我远去了,它早在六年前的一个清晨被定格,被记载在历史的卷帙上,它不再属于我,但它却不止一次地呈现在我的梦中,我的意念里,可惜,那些声音已被世俗熏陶,浸染,变得不再灵动,不再悠扬了。  当鸡鸣已成为一种历史,我或许会试图寻觅,在纸醉金迷间,在车水马龙中,我们不只一次地回眸,伫足,谛听。我们尝试将四周的声音假想成鸡鸣,假想我们都站在一片幽静的田野上,一声鸡鸣悄但是至,阳光骤然间刺破云层……但那毕竟是历史,是不容复回的。于是,我们只要绝望,而耳边充满着来自街头查找在创先争优活动中存在的不足巷尾的盛行音乐,却渐然吞并我们的心……  我慢慢懂得,历史的声音只要历史地去谛听,我们纵然不能让光阴倒流,但我们至少有颗心,我们至少有颗脑袋,它们才是历史的“鉴证者”,我们唯有让它们永远地纯洁下去,历史才得以回复……(南菁高级中学高一(6)班 许珈豪)  (指导教员:刘艳萍)


贵港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
西宁白癜风治疗较好医院
湘潭最好的牛皮癬医院

上一篇:木纹得奖卫浴喜获中国厨卫百强新锐企业奖

下一篇:木纹传王思聪与雪梨分手新欢豆得儿是谁遭扒皮曝

相关阅读